阿闻听从彪哥的指示,放过了我和小慧, 可是他心里却是深深的不忿他不想再做一个小马仔了, 他想上位想一言九鼎,想让大家都听他的指挥, 甚至想把彪哥取而代之不过他深知自己资历还浅, 彪哥虽然信任他也只限于在黄色事业这方面, 利润更大的毒品生意一点都没有跟他透露。 阿闻将自己的野心掩饰得很好,在彪哥手底下做事更加勤快了, 帮彪哥骗了不少女孩子赚了不少钱。 彪哥的老婆芷晴是和彪哥一块出道的,现在有三十五岁了, 是彪哥团伙里的二号人物江湖人称「晴姐」。 晴姐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了将近二十年,因为早年没发迹时堕过三次胎, 等事业有成以后想再怀孕时却再也怀不上了彪哥深感愧疚, 但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还是找了个小老婆, 给他生了个儿子最近几年,彪哥的儿子渐渐长大, 彪哥在家庭方面的重心也渐渐偏向小老婆和儿子 晴姐虽然大度的没有说什么可是有所图谋的阿闻还是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悄悄的盯上了她。 阿闻悄悄的观察着晴姐,发现晴姐虽然在社团里一唿百应, 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可是私底下的生活却非常沉闷, 因为很早就出来混黑道和家里人的关系早就断了, 彪哥又得顾着儿子和小老婆晴姐每次下班后都只能回到自己那空无一人的家中, 自己做饭打扫卫生,洗澡,睡觉。 彪哥也给晴姐请过几个佣人,可是晴姐却说什么都要佣人做就没家的感觉了, 把这几个佣人都辞退了彪哥无可奈何,只能尽量多抽出时间来陪她, 可是他既要忙生意又要和官面上的人物应酬, 还要陪小老婆和儿子能抽出来的时间实在有限得很, 晴姐倒是无所谓让彪哥多去陪陪儿子,说她这几年来早已经习惯了。 阿闻充分发挥他骗女孩子的天分,装出对晴姐很亲近的样子, 认了晴姐做干姐姐彪哥并没有多想,反而让阿闻有空多陪陪晴姐, 免得晴姐一个人太寂寞他怎么也没想到,阿闻这是要向晴姐下手了, 晴姐就是他找到的快速上位的突破口。 也是,阿闻整天和一些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打交道, 谁能想到他为了上位竟然连晴姐这样的老女人也会上呢, 而且还是自己老大的老婆。 这天,晴姐逛完街买了一大堆的东西,要阿闻送她回去,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阿闻把东西提到家后, 晴姐说: 「今天辛苦你了弟, 留下来喝杯酒吧?」阿闻为难地说: 「天都黑了, 留下来不大好吧被彪哥看到要误会的。 」晴姐说: 「你是我弟弟,怕他误会什么, 难道你对我还有什么别的想法吗?放心吧今天是彪哥宝贝儿子的生日, 他不会回来的。 」阿闻一听,大喜,暗想这是一个好机会啊, 便点头同意。 晴姐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倒酒去了。 阿闻心里砰砰砰一阵乱跳,觉得晴姐好像看透了他的想法似的, 那眼神有几分妩媚有几分诱惑,又有几分危险, 煞是诱人。 两人喝了几杯,话匣子渐渐打开了, 阿闻壮着胆子说: 「晴姐, 我真是替你不值你跟着彪哥风里来雨里去,这么多年一路走过来, 到头却被红姐捡了个便宜把彪哥的宠爱抢去了一大半, 要我说那个红姐有什么好的什么事都不懂,什么忙都帮不上, 就只会在家帮彪哥带孩子。 」晴姐叹了一口气, 说: 「我倒是什么都懂, 可那又怎么样我生不出儿子,没法帮彪哥传宗接代, 就这一点我就比不上那个女人了,那个女人什么都不懂, 可是你们还不是得乖乖的叫她红姐?」阿闻说: 「也就是彪哥思想太老土了 照我说什么传宗接代哪有自己爽重要,弄个儿子出来还要养, 麻烦死了我们做这行的,有今天没明日,说不定那天就被抓起来判刑了, 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好想得太长远了,终是自寻烦恼。 」晴姐笑着说: 「等你四十岁以后怕就不会这么想了。 」阿闻急道: 「我真是这么想的。 我要是彪哥,才不要儿子呢,就要晴姐你,天天抱着你睡觉, 你不是怀不上孩子嘛那正好了,连避孕套或者吃药钱都省了。 」晴姐佯怒道: 「好啊,你调戏我,看我不告诉彪哥, 让他揍你一顿。 」阿闻见她并没有真的生气,胆子更加大了, 放下酒杯一把抱住晴姐, 说: 「晴姐,我爱你, 我爱上你好久了我每天做梦都梦到你,梦到你成熟的身体, 我根本无法控制你看看我,我鸡巴都硬了,要不是你是彪哥的老婆, 我早就强奸你了我要每天强奸你一百次,把你干得欲仙欲死。 」年轻男人的气息勐地冲入晴姐的鼻端,下身被一根粗硬的东西顶撞着, 晴姐的身子有点软了 说: 「好啊,你这个人小鬼大的小东西, 竟然想着要强奸你的晴姐说吧, 我要怎么惩罚你?」阿闻说: 「就罚我让晴姐爽一次吧!」一把将晴姐按倒在沙发上, 往晴姐红艳艳的嘴唇上吻去。 两人吻了一会,晴姐推开阿闻, 笑嘻嘻的说: 「你先脱衣服, 我去换身衣服和你玩个游戏。 」阿闻心里一乐,暗想莫不是要玩制服诱惑, 不知道是熟女护士呢还是空姐领班,又或者是魅惑教师?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得光光的, 光着屁股美滋滋的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晴姐出来了。 只见晴姐头上戴了一个员警式样的黑色帽子, 脸上戴着蝴蝶式样的面具只露出大大的眼睛和脸部的下半截, 脖子上挂着一双手铐上身一件短短的衣服,刚好遮住高耸的胸部, 中间还开了一个大洞露出雪白的乳沟。 平坦的小腹裸露着,下身穿着超短蕾丝裙和黑色网袜, 一双黑色高跟长靴直套到膝盖部位手里还拿着一条短短的皮鞭。 尼玛这是要玩sm呀,阿闻吓了一跳,难道又要受辱?唔——为什么说又?对了, 以前在莉莉身上受过侮辱可莉莉作为学校里的大姐大, 最多算是一个御姐而晴姐作为黑社会大嫂,尼玛就是活生生的女王啊!晴姐把皮鞭一甩, 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厉声喝道: 「贱男人, 见到女王陛下 还不快点跪下!」阿闻苦着脸说: 「晴姐, 不用玩得这么大吧?」晴姐凶狠的瞪着他 说: 「谁是你的晴姐?从现在开始, 我是女王你是我治下的奴隶。 」阿闻只得苦笑着跪下,暗暗祈祷晴姐不要玩得太过分, 心里又想看来晴姐的权利欲望也不小啊竟然想要当女王, 这样一来肯定和彪哥会有冲突倒也是一个机会。 晴姐摸摸阿闻的头,让阿闻四肢着地趴在地上, 她坐在阿闻背上 说: 「绕着房间爬一圈。 」阿闻无奈,只能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晴姐的皮鞭不断抽在他裸露的屁股上, 发出啪啪的响声 嘴里还大声的叫着: 「快点, 再快点你这该死的贱奴!」好不容易一圈爬下来, 只把阿闻累出一身臭汗晴姐很是兴奋,跟阿闻接触的阴部都有些湿润了, 又说: 「贱奴给本女王学两声狗叫!学得像的话重重有赏!」阿闻把双手举到脸旁, 做出狗抓子的样子汪汪叫了两声,晴姐乐得哈哈大笑, 说: 「躺好女王给你奖赏!」阿闻忙在地上躺好, 晴姐脱了靴子用穿着黑色网袜的小脚拨弄着阿闻的肉棒, 不时在大腿根部磨蹭着也按揉着他的阴囊,弄了一会儿, 阿闻的肉棒渐渐的抬头了晴姐便用两只脚夹住, 一上一下的套弄着。 弄了两分钟左右, 晴姐问: 「贱奴, 爽吗?」阿闻说: 「爽, 晴姐的小脚弄得我很爽。 」晴姐啪的给了他一鞭子, 说: 「谁让你叫我晴姐的, 叫我女王也不许自称我,要自称贱奴。 」阿闻忙说: 「是,是,女王陛下弄得贱奴好爽。 」晴姐把脚伸到阿闻嘴边, 说: 「给本女王好好舔舔。 」阿闻只得握住脚腕,一下一下的舔了起来, 舔了一会儿晴姐兴奋起来,不断的低声呻吟着, 手抚摸着自己的阴部然后使劲把脚往阿闻嘴里塞去。 阿闻含着晴姐的脚趾舔了一会, 晴姐说: 「把本女王的内裤脱了。 」阿闻便顺着脚背脚腕小腿大腿一路吻上来, 在超短的蕾丝裙里把晴姐湿漉漉的丁字裤脱下来放到一边 晴姐说: 「戴在头上本女王赏给你了。 」阿闻便把那湿漉漉的女人内裤套在头上。 晴姐把阿闻的脸按向自己的阴部, 说: 「贱奴, 舔本女王的性器把淫水全部吞下去。 」阿闻只能又去吻舔她那毛茸茸的阴部,把头紧紧埋在晴姐的超短蕾丝裙里。 阿闻使出对付女人的全部招数,把晴姐舔得气喘吁吁, 终于受不了了把皮鞭丢在一边, 说: 「贱奴, 快用你丑陋的肉棒干我让本女王舒服。 」阿闻心里一松, 暗道: 「终于到我主动了。 」把晴姐的黑色超短蕾丝裙翻上去,露出毛茸茸的阴部, 把大鸡巴使劲捅进去开始插干起来。 「啪」的一声,他还没来得及动,脸上便挨了晴姐一巴掌, 晴姐厉声道: 「贱奴谁叫你这么用劲的, 轻一点轻轻的本女王才会爽。 」阿闻心里真是悲愤交加,妈的操个逼而已, 整得这么悲催又是学狗爬,又是学狗叫,舔完脚趾又舔逼, 现在好不容易插入了轻重不合意还得挨打,我他妈的还真是犯贱。 阿闻欲哭无泪,把晴姐的两只脚都高高举着抱在怀里亲吻着, 大鸡巴轻轻的抽动。 干了一会儿,晴姐眼里忽然有眼泪流下来, 嘴里喃喃地说: 「彪哥, 芷晴都多久没被别的男人干过了我一心一意对你, 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背叛你的。 」阿闻听了,觉得不正常,也许正是突破她心防的好机会, 试探着叫道: 「女王陛下?」晴姐白了他一眼 说: 「还叫什么女王陛下我逗你玩的,看看你是不是真心, 你还真以为我喜欢玩sm啊。 你叫我大嫂吧,我们俩联手,给彪哥一顶大大的绿帽子戴。 」阿闻大喜, 忙赌咒发誓地道: 「大嫂, 我对你绝对是真心的彪哥这么对你,我都替你觉得冤, 你不必顾忌他我们好好地爽一爽吧。 」晴姐笑着说: 「彪哥收了你这么个小弟, 也算他有眼无珠了他迟早要栽在你手里。 」阿闻嘿嘿笑着,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说: 「那也得大嫂肯帮忙才行, 我根基太浅没大嫂帮忙,可动不了彪哥。 」晴姐叹了一口气, 说: 「想不到将近二十年的夫妻, 最终走到这个地步算了,反正彪哥有了儿子, 以后他的东西肯定都是留给儿子我跟着他奋斗了这么多年, 却什么都得不到。 我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我要取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不能白白便宜那一对母子。 」阿闻欣喜之极,社团的毒品生意是彪哥和晴姐两个人经手的, 只要晴姐肯反水那彪哥绝对十死无生。 欣喜之下,干得更有劲了,晴姐兴奋起来,嗯嗯嗯的叫着, 两手揉着自己胸前的大奶 说: 「彪哥,你快来看啊, 你最信任的兄弟正在干你的老婆干的淫水直流, 干得你老婆好爽啊!」阿闻听着这些淫语兴奋极了, 说: 「晴姐我真的干得你很爽吗?有多爽啊?」晴姐抱住阿闻, 把他死死压在自己身上掀起短短的衣服,用大奶摩擦着阿闻赤裸的胸膛, 断断续续地说: 「爽……好爽……都快爽上天了……年轻的鸡巴就是不一样……快……用劲……」阿闻笑着说: 「你刚才还要我轻轻的呢 怎么现在又要用劲了啊?不如你自己来吧?」说着拔出自己湿漉漉的鸡巴 躺倒在沙发上。 晴姐爬起身来,张开艳红的嘴唇把他的鸡巴含进去又吸又舔, 还来了好几下深喉把阿闻爽得直叫。 弄了一会儿,晴姐坐直身体,把肉棒纳入体内, 上下起伏着套弄起来挂在脖子上的手铐垂到两只大奶下边, 随着她身体的起伏不断抖动冰凉的手铐和雪白的奶子摩擦在一起。 阿闻抬头看着自己粗黑粗黑的肉棒在晴姐毛茸茸的阴部出入着, 肉棒根部泛出一层白沫 不由笑道: 「晴姐你好骚啊, 流了好多水 是不是彪哥很久没干你了啊?」晴姐说: 「他要陪儿子嘛, 我都习惯了。 」阿闻抓着晴姐的腰,将肉棒往上顶, 说: 「彪哥不识货, 以后就让阿闻来干你吧?」晴姐这时候越来越兴奋 喘着气说: 「好啊……就要阿闻来干我……晴姐很欠干啊……晴姐的名字叫王芷晴……每一个字都很欠干……」阿闻好奇的说: 「什么?每个字都很欠干?那是什么意思?」晴姐说: 「王字就是多干一次……芷字就是操到不能停止……啊……快操……不能停止……」阿闻挺动着暴涨的鸡巴 笑着说: 「那晴字不就是日到青喽?好 我要把你的骚逼日青!」晴姐说: 「日青好啊……阿闻的大鸡巴把我日青……哦……好爽……不过晴字也可以解释成日十二个月……阿闻……狠狠日我吧……日足我十二个月……」阿闻真没想到晴姐连名字都这么淫荡, 只被刺激得鸡巴乱跳噗噗噗的就喷射了出来。 他知道晴姐还没尽兴,赶忙又使劲把鸡巴撸得硬起来, 两人放浪形骸直干了一个多小时,才意犹未尽的鸣金收兵, 拥抱着沉沉睡去。 此后两人经常悄悄偷情,阿闻的保密工作做得不错, 要知道黑社会最忌讳的事就是勾引大嫂了当年关二哥千里走单骑, 护着嫂子走了几千里也没把嫂子怎么样,黑社会都是拜关二哥的, 要是阿闻勾引大嫂的事暴露出来哪怕他把彪哥干掉, 又要晴姐护着也要被清理门户。 两个月后,彪哥去邻市的毒品货仓取货时遭人举报, 被当地员警当场抓获因为数量巨大,一年后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彪哥被抓后已经猜到是晴姐背叛了他,可是因为晴姐答应他会保证他儿子衣食无忧的长大, 所以他把一切事情全部承担了下来所在的黑社会组织有惊无险的保住了大部分的实力。 晴姐上位当了老大,阿闻因为资历尚浅,躲在晴姐背后出谋划策, 社团的生意做得越发大了。 几年之后,这个社会毒瘤被高层所留意,彪哥和晴姐的靠山公安局长也保不住他们了, 在一次扫黄打黑专项行动中被打掉阿闻被判组织、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获刑十年。 阿闻的青年岁月只能在监牢里度过了,他的狱友们一定很高兴, 感谢员警同志们给他们送来这么个细皮嫩肉的小白脸 以后可以经常玩玩捡肥皂的游戏了。 什么?捡肥皂有什么好玩的?嘿嘿,自己去百度一下就明白了。 阿闻的结局就是这样了,如果不是他迫不及待的想上位, 罪名或许不至于这么重也许关个两三年就出来了, 可是他成功了成了领导层,所以一下子失去了十年的青春, 不过我不会同情他因为他罪有应得。 小慧在暑假时去了我的老家,我们会在老家的小溪旁打野战哦, 。